有愛最美─葡萄酒與慈善活動

上週末應友人S 的邀約至桃園嘉惠啟智教養院體驗服務。其實最初答應全衝著「因為是S找的」,沒多想;也因為地點不在台北的關係,硬是要前晚還有應酬的夜間部同學一早開車陪我下桃園。

 

據娜塔莉所知,這場在嘉惠教養院的服務其實是一個領袖服務行動,由代號LP269的學員們 【註解一】 自己籌備舉辦的。為什麼是嘉惠教養院呢?友人Ethan,同時也是這項服務行動的總召表示,他們通常特別挑選資源較貧乏的機構作為服務對象,嘉惠教養院內照顧的院生們不是孩子,獲得的社會關注相對較少。

 

這是夜間部同學和我的第一次教養院服務體驗。誠實地說,比起服務,我花在觀察的時間還更多。桃園與台北僅幾十公里之遙,若不是親眼所見,如何能想像眼前這番與我們的生活日常完全不同的景象?說來也汗顏,對比服務行動的學員們與院生的互動,那是發自內心的尊重、支持與陪伴;而多數時候,根據夜間部同學事後分享,與院生們互動笨拙的背後,也許是我尚需克服與突破的自我設限吧。

「需要幫助的人不總是都在顯眼處,而願意給予的人其實比想像中的多」,這是娜塔莉活動結束後的體會。藉由這次的行動,學員們除了設計節目與院生互動,也設定募款金額一百萬的目標,期待能提供嘉惠教養院實質上的幫助。雖然被服務和照顧的對象不同,但善心的美意相似,娜塔莉想起在葡萄酒界的盛事之一,同時也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慈善葡萄酒拍賣會—法國伯恩濟貧院拍賣會(The Hospices de Beaune)。

 

伯恩濟貧院慈善拍賣會固定都在11月第三個星期天進行,自1859年舉辦至今,是政商名流爭相出席的年度葡萄酒界盛事,許多歐洲皇室、影視名人等都曾擔任過拍賣會的主席。【註解二】

 

伯恩濟貧院緣起

英法百年戰爭結束之際,正值黑死病流行的時代,全法陷入民不聊生的貧困狀態。為照顧戰爭下貧窮孤苦的病患及老者,勃根地菲利普公爵(Philippe le Bon) 旗下的大臣Nicolas Rolin 與妻子Guigon de Salins 向大眾募捐,用以興建伯恩濟貧院。濟貧院於1457 年收到第一片捐贈的葡萄園,爾後數百年間,來自不同貴族與好施者的慷慨捐贈漸成風氣,目前濟貧院已擁有約62公頃的葡萄園,是主要經濟來源。此外,為了紀念這些捐贈者,濟貧院拍賣會上所公開競標的47款酒,皆以捐贈者大名來命名。

交易演變

起初濟貧院所生產的葡萄酒是採私人交易方式進行買賣,僅流通於捐贈葡萄園的貴族之間。1859年濟貧院舉辦了第一場葡萄酒拍賣會,改以投標發售,且買主資格一開始只限定於葡萄酒貿易商。直到2005年起,為了提升葡萄酒拍賣會的國際影響力,由佳士得(Christie’s)拍賣行全權接手這項拍賣,並可從葡萄酒成交價中獲利7% 報酬,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收藏家才有了取得濟貧院所生產的佳釀的途徑。

 

比較特別的是,無論過去或現在,競標是以桶為單位,桶內存放的是今年才收成釀造的新酒,尚未經處理、熟成及裝瓶。得標者若為勃根地酒商或酒莊,得標後需於隔年的一月中前將酒運回自家酒窖,以繼續完成葡萄酒在桶中未完的熟成與培養,乃至於最後的裝瓶;在現代,若以個人名義投標拍得的一桶桶葡萄酒,則會委託勃根地酒商或酒莊來照料後續流程直到裝瓶,當然這是需要收取費用的。

 

即便得標者需要支付的費用除成交價外,還有7%佣金、橡木桶費用、酒商服務費、運費、進口稅及當地稅金等等,許多收藏家對於濟貧院所生產的葡萄酒仍趨之若鶩。就風味而言,數十款酒中僅小部分來自單一葡萄園,其餘大部分則是多個葡萄園的葡萄混釀而成,複雜多元的風味是伯恩濟貧院葡萄酒的特色之一。此外,佳士得也幫得標者在伯恩濟貧院勳章的酒標上,印上買家的大名。再加上伯恩濟貧院葡萄酒在市面的流通量不大,物以稀為貴,拍賣所得也全數投入濟貧院的運作,買家既可取得佳釀,又能做慈善,一舉數得。

寫到這邊,因為想起一張照片而忍不住笑意。那天在嘉惠教養院的活動中,出現了算命仙擺攤算命解惑的橋段,本想這是哪招啊,後來才被LP269學員們的創意所折服⋯⋯原來是想藉「威廉仙」的神機妙算來募款!年輕人的何時嫁娶、生意人的幾時發達或大家都想要的趨吉避凶等等,欲窺一二,請奉上客倌的新台幣來做愛心吧!既然是做慈善,娜塔莉當下立馬排到第二位,誠心誠意請 「威廉仙」賜教(笑)。

 

雖說為善不欲人知,但透過許多公開的平台和場合集結多人的愛心、財力、時間與物資,像是伯恩濟貧院的葡萄酒拍賣和這場LP269的服務與愛心募款,集眾人之力來支持弱勢族群,古今中外皆然。

 

 

【註解一】LP269是渥盛集團 Awesome Group,個人與企業卓越成長領導培訓平台訓練下的一個班級。LP為Leadership Program的縮寫,269則是編號第269屆。

【註解二】今年第158屆伯恩濟貧院拍賣將於11月18號舉行。

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