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律法律事務所:陳仲豪律師的經驗甘苦談【上】

這次採訪是相當新奇的體驗。第一次踏進律師事務所,同時也是第一次與律師接觸;仲豪律師相當地親切,對於我的提問都做出了詳細的解答。

Q.請問你為什麼選擇成為律師呢?是因為大學學科的關係還是有比較特別的原因?

A:由於我是唸文科的,填志願時第一個填的是商,後面才是法律,結果上了法律系,因此才往這方面發展。剛開始唸法律時有點痛苦,因為法律使用的文字與一般的文字相比是較為精準跟精簡的,唸著唸著也就唸出心得來了。

研究所畢業、當兵回來後,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台北勞委會當勞委及國會的聯絡人,一年後去地方法院當法院助理,在當助理的期間考上律師後便一直做到現在。

 

Q.請問你比較擅長處理哪方面的法律問題,以及處理過最多類型的案件是?

A:我擅長民法的部分,也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法律問題。還有不動產、公寓大廈、勞資之間的糾紛,以及工程案件(小至漏水,大至建案驗收、工程款的問題)等等,另外還有家事案件。

我處理過第一多的案件是車禍,再來是家事,然後是工程。有些律師可能從沒處理過車禍的案件,不過我時常接到。

 

Q.請問律師應具備哪些條件?

A:新鮮的肝、邏輯、責任感。

律師算是當事人的最後一道防線,畢竟沒有人會沒事來花錢請律師或尋求專業的法律諮詢,若是我們都沒有辦法幫忙處理的話,當事人的權利可能會無法被保障。責任感非常重要,我們非常注意上訴期限;民法案件的上訴期限是二十天,刑法則是十天。在這短短幾天裡要再開庭跟約書狀,會讓人非常容易神經緊張,不過我認為這也是責任感的表現。至於邏輯這類的都可以靠後天的訓練,若是要處理家事案件(如離婚)的話則需一顆柔軟的心,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。

Q.請問讓你印象最深刻的訴訟案件是什麼?

A:我對每一個案件都很認真,但是人的記憶體是有限的,因此這個案件處理完後就要清出空間來給下一個新案件。不過我有比較有成就感的案件,與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頂新有關。

當時頂新一審判決無罪,但是頂新的油品在判決出來前就全被衛福部食藥署(全名: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)查封了,因此頂新要求撤銷行政處分,也就是要求把這些油還回來。二審時我參與了這個案件,當時沒人覺得能打贏這場官司,但是最後卻一路贏到底,對我是個很大的鼓勵,同時也有很大的感觸;嘗試用不同角度去看待同一件事情,就會有不同的面相,只要翻轉想法就會有新的可能出現。

 

Q.請問你打過最久的官司是多久?

A:我打過最久的一個審期是一年十個月。一般案件的處理時間是六到八個月,如果處理超過一年的話,無論對當事人還是律師而言都很漫長。

至於一個官司要打多久則看案件的性質,例如醫療案件需要送醫審會查驗,大概要一年;交通案件也需要送去鑑定,要八到九個月不等,若是密集開庭反而是能較快結束的。

 

Q.請問律師的日常通常是怎樣的?

A:工作。

撇開應酬與其他活動,上班時間可能會需要開庭、需要會客,以及最重要的寫狀。會客可能是要與客戶討論下次開庭的細節、擬好書狀或是對案件的說明;寫狀則要收集、研究資料,理解案件的事實面與法律面才能完成一份書狀。

同時會有法院、地檢署或客戶的信以及電話,如果再加上業務端的事情(如去中小學演講)和區公所、法院、服務處的法律諮詢等,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。

Q.請問在從業期間有什麼比較令你開心的事情嗎?

A:目前就蠻開心的,雖然每天都很忙但是有自己的事務所、自己的事業,感覺非常踏實。生活充實,能跟不同的人接觸與溝通能讓自己眼界更廣,認識社會更多面相也能認識形形色色的人,深入他們的生活。

 

Q.請問在從業期間有什麼比較令你難過的事情嗎?

A:沒有時間好好生活,毫無生活品質可言。

我的原則是在當事人的案件上投入,但不會把當事人的情緒攬在身上。若當事人開心,那就結案;若當事人難過,就幫忙處理,但不會特別把這個責任攬在身上。我們一天會接收到很多訊息,我們要不停整理這些資訊然後轉化成答案,沒有辦法自動化生產,每一個案件都是客製化的。

(95)

輔仁大學哲學系。

Vicky

Vicky

輔仁大學哲學系。

留言回應這篇文章